第076章 制片院线矛盾

祖树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论制片与院线双方的基本矛盾以及未来的趋势》?”

    王尚猛然一惊,这是自己想做的事,没有想到已经有人在自己前面做了。

    王尚一直都在考虑着电影院线方那坑爹的高分成比例,一直在想着挑起制片方与院线方的矛盾。

    不过由于忙着这样那样的事,而且自己也没有拍摄影片,所以并不太急,但现在自己已经开始拍摄《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就要开始为它开辟好道路。

    黄家奇看到成功将两人的兴趣挑起之后,便引导地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份论文挑出去的。”

    唐宗实看了看王尚,然后再看了看周围,直接道:“我前天才看的,看过之后,感觉里面说的很在理。像去年,大唐国际在电影方面的盈利并不高,而且大部分盈利都是在网络视屏上面,如果院线方还不降低分账比例的话,我都想跨过院线直接放到网上收费播放了。”

    唐宗实自然不会在竞争对手黄家奇面前说大唐国际盈利具体数据,不过从他的语气里也能明显地看到他对院线的无奈。

    黄家奇深有同感:“我这边也是一样,利润都不高。想想北美那边的分账比例,我们这边的就像是施舍一样。”

    王尚这时插话:“我就很好奇了,为什么你们制片公司不会形成制片联盟,然后共同逼迫院线方?”

    黄家奇看了看王尚,回答:“不是不想,前几年也试过这样做,但是那些院线看到我们一行动,马上就抱团,把自家经营得像水桶一样,我们泼水都泼不进去。”

    唐宗实这时也插口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己方有一部分人是目光短浅的蠢猪,不懂配合,就像你那句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随后,王尚通过他们的谈话才知道现在华夏院线与制片公司两大阵营的内幕。

    在90年代,影视发展非常迅速,空前繁荣,导致了影视制片公司就像是雨后春笋一般飞速发展。不过飞速发展也有飞速发展的坏处,那就是力量分散,竞争激烈,而且不能集中优势资源提升整个制片产业的水平。

    而跟风拍摄就是其中一点体现,一看到一个题材红火,就马上一窝蜂跟风拍摄,粗制滥造,瞬间将那个题材给毁掉了。以前的赌片、英雄片,就是这样被毁得一塌糊涂的。

    而院线方则不同,90年代院线发展来发展去,电影院数量增加不少,但院线却依旧是30条,没有丝毫变化,而新开的电影院,一开张就马上加盟院线。

    最让制片方郁闷的是,这些院线都不知道吃了什么药,平时因为观众斗得你死我活的,一旦制片方想要用影片来‘制裁’他们,他们马上就会变得很团结。

    一边是一盘散沙的制片方,一边是团结一致的院线方,而且院线方掌握电影院线,扼住制片方的咽喉,所以一直以来制片方都没能斗得过院线方。

    就像是最近的那次‘制裁’——1999年那次,制片方威胁说如果不提高制片方的分成比例,就断绝影片供给。没成想院线方的口子还没撬开,己方的一些制片公司就投入了院线方的怀抱,为其供片。

    这是何等短视,何等坑爹。

    王尚听罢,蛋疼无比:“……果然是猪一般的队友,怪不得制片方一直被院线方吃得死死的。”

    不过王尚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难道制片方就没有联合在一起,建一条新的院线吗?”

    唐宗实和黄家奇对望了一下,回答道:“一开始的时候,就有想过这个方法,不过当时制片方不统一,就把这事给耽误了,后来我们共十几家制片集团终于抛开其他制片公司,共同投资建了一条院线,叫金天地院线。”

    “金天地院线现在已经建立了58家影城,309块银幕数,57307个座位数。旗下影城遍布魔都、明珠、广粤、广西等10个省市地区。”

    酒桌上确实能够拉近与陌生人的距离,通过这顿饭,王尚跟黄家奇也算是熟人了,也能聊得开来。

    三人一直聊,聊到了深夜才散伙。

    三人东倒西歪的,相互搀扶着出来,被外面的清新空气一吹,才略为清醒。王尚打了个电话给小鱼,让她接自己回去,然后跟唐董、黄董挥手告别。

    ……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王尚发现自己躺在家中床上,王母正在厨房做早餐。

    “昨晚怎么喝了这么多啊!”王母一脸心疼的对着王尚说道。

    王尚笑道:“就那两个家伙喝酒厉害,我不得不喝。”

    王尚和王母吃了一顿午饭之后,就开始上网查找昨天他们说的《论制片与院线双方的基本矛盾以及未来的趋势》论文。

    看了之后,王尚不禁为这篇文章拍案叫好。

    里面清晰地列举了从90年开始到现在的各种数据,清晰详实,分析国内的同时还拿北美的分账比例来做说明,把华夏现行分成比例批得一无是处。再配上那语言通俗、条理清晰的分析,就算是一个门外汉都能够看得懂。

    如果让自己写的话,绝对不可能做到这个程度。

    “也许这是有人在推波助澜啊,不久之后应该会有人跳出来……”

    王尚决定暂观其变,看看情况的发展再说。

    “如果政府那边不加力,估计也很难搞得定,不过经过这么多次的失败教训,唐宗实他们应该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了吧……”

    这一天,王尚就没有去剧组了,而是呆在家里跟父母吃饭看电视,而剧组那边王尚则打电话让副导演执导。

    王母拿着遥控器,换了三十多个频道,最后都没找到喜欢的,于是就唠叨道:“最近好像没什么电视好看了,感觉通篇都是历史、都市,而且质量一般。”

    “是啊,我现在看着就想关电视。”

    “还是儿子拍的电视不错,特别是那《甄嬛传》太好看了。”王母笑眯着眼。

    儿子有成就,父母的自豪感那是杠杠的。

    王尚若有所思,接过遥控器一个个电视台看过去……

    第二天,王尚就不再休息了,来到了剧组执导《那些年》。

    经过这半个月来的拍摄,高中校园内剧情已经拍摄了三分之一,进度不快不慢,不过经过磨合之后,速度也有了提升,平均每天可以拍4-10场,NG的数量也开始缓缓减少。

    昨天王尚没来,剧组一切安稳,顺利拍了5场。

    接过指挥棒之后,王尚开始准备下一场。

    地点:校园单车棚。

    “各就各位,3,2,1,action!!”

    柯景腾下课之后,搭着斜跨书包一路走到单车棚自己自行车的位置上,蹲下来,拿出一条抹布对自己的自行车认真地擦拭起来,耳中带着耳机。

    沈佳宜从外面走到柯景腾后面。

    沈佳宜:“柯景腾。”

    柯景腾听着耳机,没听到,依旧在擦着自行车。(为了能够真实的反应自己被笔戳了之后身体的反应,柯景腾特意调大耳机声音,不让自己知道沈佳宜来了。)

    沈佳宜看到,立即从书包里取出一支笔,戳向柯景腾后背。(这一个动作是贯通整部电影的。)

    柯景腾蓦然惊醒回头:“干嘛?”

    那恰到好处的茫然样让王尚和副导演都赞叹不已。

    沈佳宜从书包拿出一张试题卷子,递过去:“这是我出的试题,你拿回家写,明天带回来给我改。”

    柯景腾装作毫不在意地说道:“真的假的啦,还爱心考卷。”不过还是把试卷收到了自己书包里。

    两人按着剧本,忘情地对角戏……

    两人的表演很自然,也没出什么问题,中途有一些自有发挥的动作都做得不错。也有一些是即兴改台词的,不过王尚都没有叫停。

    王尚觉得演员有想法是一件好事,会给电影带来更多的生命力,所以并不会死硬地将台词硬塞给他们,只要他们说得好,符合这部电影,王尚就同意。

    不用两分钟,今天第一场就一次性直接通过了。

    沈佳宜从一个对柯景腾不理解转变为要帮助柯景腾努力学习;而柯景腾从一个不爱学习,但在沈佳宜的督促下,开始认真学习起来。这算是整部电影的一个转折点。

    “这一场表现不错,你们俩的发挥越来越好了。”王尚表扬道。

    ;